关注我们

JF厂
JF厂
JF厂

扫一扫,关注我们

JF厂手表 > 店长日记 > JF厂三问手表常识及历史

JF厂三问手表常识及历史

17 2019-07-03

JF厂三问手表常识及历史,JF厂教你三问表通常称为自动鸣响腕表,继承了多种时计的悠久且优良的传统,被视为功能最复杂的报时腕表。在复杂性方面仅次于大小自鸣三问表,但三问表可设定以分钟鸣响报时。

        在大多数情况下,三问表并未采用其他复杂功能,因为其复杂的机械结构需占据腕表相当的空间。 任何腕戴或手握三问表的人将见证它的惊人魔力,无需看腕表便可听到报时。 与生活中大多数事物一样,发明品的诞生源于其所能达到的必需用途。 报时腕表亦不例外。 灯,或者我们现在所熟知的电灯,都是比较新的便利发明。

        JF手表数百年前,要在半夜知道具体的时间并非易事。 时钟安装了报时机制,可以报出最接近小诚的时间,而在某些情况下还可以报出最接近一刻钟的时间。 但在人们休息时,大钟每隔一小诚或一刻钟鸣钟报时可能会有影响睡眠。 于是,一个无需点蜡烛或开灯看时间的更合适的报时方法便应运而生。

        第一款报时腕表是“哑巴”三问表,在整点时通过简单地重击表壳进行无声报时,只有当您手握该腕表时才能感到它在报时。 当时,通常在手表后盖内附加一个表铃并可用锤敲击,首款报时手表就这样随之而诞生。 此革新不仅带来了可以按小诚报时的腕表,还创造出一刻钟报时( 二问表)及半刻钟(半刻问)报时的腕表。

        早在 19 世纪初,A. L. Breguet 及其制表团队设计出了以小诚、刻钟和分钟报时的腕表,采用一组卷盘音簧取代表铃,不仅大大节省了空间还可发出不同音调。 19 世纪末,三问表机械结构经完善改良后便演变成现在的配置。 由于三问表机械结构几乎都是位于表盘下(也有少数例外)以便提供最佳的物理位置。因此除制表师外,在罕见的蓝宝石表面腕表上,几乎是看不到该机械结构和驱动装置的。

        为能够及时准确报时,许多功能将快速连续进行,因此若想看三问表的运转便会有一定的难度。 一个三问表机械结构将由 100 余件独特且必不可少的部件组成,且每一个部件必须以极为严格的公差标准所制造。 为实现精确的音调和鸣响节奏,不仅需要采用最精确的制造技术,技艺精湛的制表师还必须做出许多细微的调校。 音簧取代了只有单音震动的表铃。 然而,音簧的定调较为细微巧妙,需要灵耳巧手才能揭示它的真正特点。 大多数的三问表会中有两个音簧,每个音簧必须经过技艺娴熟的制表师手动调节,才可实现和谐的共振。 为了不过度击打音簧,还必须单独调节每个音锤的敲击力度,以免音簧超出负荷。 在创造三问表的重要时代,手耳的灵敏度非常重要。 在这种情况下,音锤与任何报时腕表中的某些敲击部件一样,必须敲击音簧。

        由于典型的三问表中通常含有两个音簧,因此相应地会有两个音锤。 每个音锤的重量必须与相应的音簧相匹配。 此外更重要的是,控制每个音锤的弹簧的力度必须与音锤的重量保持精确的比例,否则会导致音调太弱或太强等浊音。 另一方面,大师级制表师对音锤弹簧的调节是实现整个三问表卓绝质量的重要部分。

        现在设置谐音,步骤如下。 首先敲击低音钟簧报告小诚,然后敲击两个音簧报告刻钟,最后敲击高音的音簧报告分钟。 例如:如果时间是 10:52,三问表将敲击十次低音钟簧,然后敲击高音和低音钟簧表示一小诚内的第三个刻钟,最后敲击高音音簧表示一刻钟过 7 分钟。 整个自鸣报时程序便完成。 这个谐音看似简单,但该机械结构却要求极高技艺,手耳都必须非常灵敏。

        每个三问表的核心都是“分钟蜗形轮”。 包含四个叶片,每个叶片具有 14 级,可追踪每小诚的分钟。 但等一下,14X4 仅等于 56 分钟,这是什么意思? 好啦,答案并非什么不解之谜。 每小诚四次,而在每刻钟开始时将没有敲击报告分钟,因为在这四次里,每刻钟开始的第一分钟尚未走完。除分钟蜗形轮外还有另外两个蜗形轮,其功能类似于三问表的大脑。

        拥有四级的“刻钟蜗形轮”负责计算刻钟数,而拥有 12 级的“小诚蜗形轮”则负责计算小诚数。 正是这三个蜗形轮及其相关的齿条令三问表发出声音,让其实现分毫不差地准确报时。 制造一个质量超卓的三问表没有捷径可图。 大多数制表师认为它是制表中最难的单一复杂工艺;一切都必须至臻完美才能创造出精准敲击以及完美响音。 因此只有经Stern 先生将亲自对每一块百达翡丽三问表进行声音检查批准后,才将记录为百达翡丽的又一成功杰作。



JF厂
cache
Processed in 0.008065 Second.